狐狸视频大全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只是,此刻他并未作画,只是坐在石桌前面出神。

头发上和肩膀上,已经掉落了不少的桂花花瓣,他却还是无知无觉的坐着,一动不动,好似石雕。

直到季凌璇做到了石桌的前面,玉书寒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她被无他法,只能无奈出声,“书寒,我给送来了解药。”

玉书寒慢慢的转头侧目,此刻的季凌璇是女扮男装的,那绝世无双的面容哪怕是身着男装还是无法掩盖芳华,耀眼夺目。

此刻的玉书寒,面带落寞,好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一般孤寂,喑哑的声音藏不住凄凉。

“凌璇,可知,自从我找到了毒虫,母亲便再也没有来看过我一眼,甚至还将她自己身边的下人抓去拷问……”

他万万想不到,母亲的心竟然这么狠,不能继续喂毒给她之后,便看都不来看吗?

哪怕只是假装,都是不屑吗?

“那些会伤害的人,根本不值得伤心。”季凌璇简简单单说了一句,便不再言语,因为她很清楚,多说也没意义。

毕竟,那是玉书寒的母亲,难道她还能在玉书寒面前数落她的不是吗?

玉书寒微微一笑,很快就将自己的心情收拾好,让季凌璇为他治疗。

纯白少女和猫咪房内尽情玩耍图片

解毒的方法便是让玉书寒先行付下解药,然后浸泡在汤药中半个时辰,然后施针将毒血导出体外。

季凌璇先让玉书寒吃下解药,便趁着药力的半个时辰,让玉书寒找人准备汤药。

季凌璇来的时候,已经将药材都准备好了,只要直接熬煮就行了。

玉书寒让人熬药的事情并未打算隐瞒,因此,他的母亲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。

玉夫人听闻之后,立刻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,顿时大怒,怒气冲冲的前来质问玉书寒……

此刻,玉书寒让人准备的汤药已经准备好了。

玉夫人进入别院的时候,正巧和送汤药的人前后脚,她立刻将人拦住,看着玉书寒的眼神满是阴鸷。

“母亲已经有数日未来看望书寒了,书寒还以为母亲已经将书寒抛诸脑后了。”

在玉夫人尚未开口时,玉书寒已经先说话了,面色温润如初,笑容和煦,看似愉悦,但是一双美丽的星目却难掩冰寒。

不过,当人怒极攻心的时候,是不可能发现的。此刻的玉夫人指着一旁的汤药,厉声质问,“让人准备这些东西干什么?”

“母亲许久未来,书寒都没有机会和母亲禀告,三日前有一位神医为蜀汉诊治,开了药方,只要浸泡药汤,书寒便能痊愈了。”

玉书寒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,几乎没有改变,甚至面上的笑容比以往还要灿烂几分。

玉书寒看着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话语而变得脸色煞白,浑身颤抖,面色满是喜悦,“书寒很快就能恢复健康,母亲一定也为书寒开心吧?”

玉夫人现在简直气得快吐血了。

开心?

开心个鬼!

她暗自谋算了五年的时间,还有一个月就能成功了。

如今竟然再这样子的关键时刻除了这种幺蛾子,她是要多缺心眼才能开心啊?

此刻,玉夫人已经知道是玉书寒拿走了毒虫,也知道玉书寒已经知晓真相,这摆明是为了气她。

既然如此,玉夫人也懒得继续装了。

她看着玉书寒的眼神满是阴狠愤怒,趾高气昂的出声命令,“快把虫子还给我!”

玉夫人此刻还未绝望,她觉得或许毒虫还没被弄死。

因为,玉书寒如果知晓真相,必定明白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他弟弟。

玉书寒哪怕再怎么愤怒,也终是无法避开伦理道德的。

哪怕是心中不愿,但是为了让自己无愧于心,作为一个兄长,他也必须牺牲自己。

想到这里,玉夫人的怒气稍微平息了些,脸上的表情也满是胜券在握。

但是嘴上还是焦急的催促着,“现在时间紧迫,别闹了,快交出虫子,不然的弟弟会被害得没命的。”

“呵,”玉书寒嘲弄一笑,“被我害得没命?我是打他了还是伤他了?”

“弟弟的身体情况已经十分危急,还要继续胡闹吗?如果没有的心脏,错过了医治弟弟的时间,那不就是被害死的吗?”玉夫人说的很是理所应当。

玉书寒此刻只觉得心底立刻蹿上一阵寒意,整个人如置冰窖。

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,玉书寒的声音也渐渐变得冰冷刺骨,“要用我的心脏,问过我了吗?”

玉夫人不以为然,语气不耐的开口,“是我生的,我要干嘛就必须干嘛,要问干什么?”

“的命是我给的,我不过要的心脏罢了,啰嗦什么,还有没有良知啊?”

玉书寒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,青筋暴起,但是还是竭力控制自己的翻滚的情绪。

但是,哪怕面色不显,心中那排山倒海般的心痛,让人难以忍受……

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绝不做的儿子。”如果可以,我宁愿不要出生,也不想要这种丧心病狂的母亲。

“呵,哪轮得到选择,就是我儿子,必须听我的。”玉夫人的字里行间,好似这个儿子要不要无所谓。

如果不是玉书寒的心可以救自己心爱的小儿子,玉书寒哪怕是现在死在她面前,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,伤一下心。

看着玉书寒耽误这么多时间还是不肯交出毒虫,玉夫人面色不悦,眉头近紧皱,“废话还真不少,快将虫子交出来,我好用血喂它,不然哪来的药吃?”

听那口气,好像那毒虫生出来的蛋是什么神丹灵药一样,这种东西也特么说的和恩赐一样?

季凌璇在一旁简直气的笑了,这女人果然奇葩,到底是什么东西转世的?脑袋被门夹了还是压根脑子没带出娘胎?

玉书寒此刻也笑了起来,而且那笑容妖娆动人,“可惜,母亲要是忘了,那虫子已经被炼制成为解药,我吃了。”

“……吃了?”玉夫人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一样,连连后退,脚步踉跄。

自己的小儿子没办法治愈,面容也是狰狞扭曲起来,“怎么如此恶毒,竟然要害死自己的弟弟,我真后悔,当初就应该直接掐死。”

“要弟弟死,我先让死!”玉夫人好像是疯了一样撞到了下人准备的汤药。

刚刚玉书寒说浸泡汤药就能痊愈,那么汤药没了,她到看看玉书寒怎么痊愈。

玉书寒让她的小儿子没命,她就让他陪葬。

“噗通……”

药桶立刻被玉夫人撞到了,汤药“哗啦啦”的流了一地。

玉夫人看着眼前的情景,立刻看着玉书寒挑衅得意的大笑起来。

玉书寒却是不慌不忙,脸上似笑非笑的。

他故意没有刻意隐瞒,就是为了引来玉夫人,那药桶里怎么可能是真的药?

此刻,一个年轻的男子从院子外面走进来,那男子的长相和玉书寒很是相似,是玉书寒的兄长。

玉大哥将情况询问清楚之后,惊骇的很,看着像是魔怔了一样的玉夫人,失望的摇头叹气,下令将人带走。

玉夫人从来就不关心玉书寒兄弟两个,玉大哥对这个母亲根本没有感情,自然帮着玉书寒。

玉夫人知道自己的小儿子必死无疑,立刻好似疯了一样又哭又笑。狐狸视频大全软件